福利破解版永久

李氏知道闺女怀了双胞胎后,心里别提多高兴了。当年林氏滑胎,她心疼的几乎都要背过气去了,就怕林氏因为这个伤了身子,能不能生还好说,毕竟她都已经是四个孩子的娘了,即便以后不能生了,也没有什么影响。但滑胎对身子损伤大啊!李氏怕她亏了气血,伤了根本,日后补不回来。

现在才过去两年多,闺女又怀上了,而且一怀就是俩!这说明了啥?说明自家闺女身体没问题,气血也旺,看来当年的事儿并没有损耗到她的身体。

李氏这个做娘的,自然是盼着女儿都好的,眼下老大眼瞅着也有了后,闺女日子顺心,她也就放心了。

所以李氏得到喜事儿之后,稍稍犹豫了一下,就坐着来了。老大媳妇还有一个多月才到生产的日子,老二家的帮着照看两日不成问题,她在闺女这儿看两眼,住一宿,第二天便赶回去,啥也不耽误。

这时,得到了消息的周翼兴和周翼文也跟章楚告了假,屁颠颠的往前面来了。

周家的几个孩子跟李氏和两个舅舅都亲,人心都是换来的亲戚也是如此。早些年,要是没有李氏的接济,周翼文怕是早没了。

“姥姥,这回来,能住下多呆几天吧?”周小米眨了眨眼睛,心情复杂的问。

要是以前,她巴不得李氏能多留一些日子呢,以他们家现在的条件,哪怕李氏一直住下去,也是没有问题的。可坏就坏在李氏来的有些不是时候,云霆霄没两日便要动身了,周翼虎若是在这个时候提出来辞行,怕是有些不妥。

李氏没多想,只道:“只住一晚上,明天就得走,你大舅母月份大了,不能离人。”当着几个男孩子的面。李氏不好再多说什么,转而问几个孩子读书怎么样,算是岔开了话题。

一家人说说笑笑的,着实热闹了一阵。

不过。章楚的规矩严,哪怕是家里来了长辈,也不能歇课太久。周翼兴和周翼文跟李氏说明原委,行礼告辞。周翼虎也跟着出去了,只不过他是被准了假的那一个。所以没有回去继续听课,而是回了自己的屋子。

周翼虎的脑筋里一下子装了太多东西,有些混乱,自是要理一理。

女神级清纯美女白嫩捏出水

周小米眼神微闪,并没有点破,反而依在李氏身边,听她跟林氏说话。

岳母来了,周大海这个二十四孝丈夫自然要往边上靠一靠,所幸他现在也十分有眼色,干脆出了屋子去作坊那边转转。给李氏和林氏留点说话的空间。

林氏冲着屋外扬声唤来了李氏和丁氏,让她们见见自己的娘。

两人头一次见夫人的娘,倒也不拘紧!在周家呆得时间长了,她们也知道周家上下全是和善的人,这位李氏看着面善,眼里倒是还有几分精明和严厉。二人不敢怠慢,恭敬的给李氏见礼,低低的福了福身子。

李氏打量了二人几眼,笑着让她们起身,这是女婿的家。她可不想托大,故而只是笑笑,并没有喧宾夺主的说什么,更没有摆出主人的脸子来。

周小米见了。暗暗点头。难怪李氏年轻守寡,自己带着在个孩子生活,却能把孩子们教得那样好!眼下这情景若是换了许氏,她还不得拿鼻孔瞧人,把李,丁二人从头到尾挑剔一遍?

人跟人是不能比的。李氏虽然威严。但那是寡母的生存之道,许氏呢,向来不过是狐假虎威,自以为是罢了。

“娘,我去安排晚饭,咱们全家人,好好吃一顿团圆饭。”

林氏点了点头,默许了。

周小米边往外走,边思考着晚上做什么,顺带手给门关好,把空间留给李氏母女。

等屋了没了旁人,李氏才跟自己闺女说起体己话来。问她身子怎么样,吃得好不好,睡得好不好?有没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。

林氏都一一回了她,还道:“除了嗜睡些,没有别的不自在,吃喝上头,都是小米在照顾我,这孩子心细着呢,做得东西都合我的胃口,你就放心吧!”说完又叹了一声,只道:“都说闺女是娘的小棉袄,这话可一点不错!”

李氏脸上带着笑,感叹道:“你这棉袄可厚实。”

娘俩个都笑了起来。

笑罢,林氏问李氏,“嫂子怎么样?如今我这副样子,也顾不上她了。”

李氏有些忧心的道:“毕竟不能跟年轻的媳妇比,不过胎还算稳当,离生产还有段时日,该备下的都备下了,应该不会有啥大问题。”她叹了一声,“不管怎么样,你大哥也算后了,哪怕生下个女儿也是好的。”其实哪有当娘的不盼着自个儿子有后的,女儿虽然也算是后,但毕竟不能跟儿子一样相提并论。不过有个女儿也比没有好,总算是了却了她的一件心事。

林氏毕竟是嫁出去的闺女,在这方面不好多说,转而说起了别的事:“小米这丫头,不知道鼓捣什么呢,直说姥姥家用钱的地方多,她要给你们出个主意,谋个营生。”她一直觉得这是玩笑话,故而并未放在心上。

李氏却把这话听进了心里,想着稍后问问外孙女。家里添了壮壮以后,属实有些捉襟见肘,眼看着又要添一张嘴了,可不得早早打算起来?况且她有心让小儿子再读几年书,下场历练一番,以后家里用钱的地方多着呢!

林氏见母亲脸上带了郑重之色,不由得道:“娘,您当真了?她就是一个小孩子,顺嘴胡闹呢。”

李氏瞪她一眼道:“你自己个的闺女有没有本事你不知道?要是胡闹,能帮你们胡闹出这么一大片家业来?”李氏倒也不觉得闺女想藏私,只是她这个人一向护着孩子,不容得旁人说他们的不是,隔辈的孩子李氏就更护着了。

林氏无奈,只道:“好,我不说了。”

“对了,老宅那头还安静吗?”李氏不知想到了什么,突然问了一句。

提起老宅来,林氏的脸上明显带过一丝不痛快。不过事情都过去了,家也分了,那些人毕竟都是周大海的亲人,她能说什么?

“上回的事儿过去以后。倒是安分了许多!”林氏不知道的是,老宅的人一直动作不断,家里人都瞒着她呢。

李氏想了想,便道:“我听说那个刘屠户要出来了。”

刘屠户?哪个刘屠户?

林氏一时没想起来,“刘屠户?”

李氏哎呀一声。觉得闺女怀孕以后,心也变大了不少。

“你家二叔的老丈人,刘屠户。”

林氏“哦”的拉了一个长声,左思右想了半天,才轻喃道:“我记着是判了三年的,怎么才两年就出来了。”

“或许是使了银子。”李氏提起这个事儿,便是忧心忡忡的,一脑门子的官司。她本不想多嘴,毕竟闺女现在怀着身子呢!可转念又一想,万一这姓刘的又出什么坏主意。要动闺女一家子可怎么办?

林氏心里也犯嘀咕呢,这几年她和老宅的人有点不相往来的意思,除了许氏来闹过几次以外,跟二房几乎没啥联系。周大江那个人老实,本分,刘家出了事儿以后,他对大房的愧疚显而易见,所以即便不故意避着,也说不出什么话来。刘氏嘛,自此一事后。把他们全家都恨透了,哪里会跟他们说话?

刘屠户怎么就出来了呢?

林氏想了想,便道:“我知道了,得空了让人去打听打听。”

李氏点了点头。又嘱咐了她几句,才算把这事儿放下。

娘俩又说了不少私密话,大概是因为见到了亲娘心情好的关系,林氏竟然一直陪她说到用晚饭的时间。

左右都是一些生活琐碎之事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。

周小米做了一大桌子的菜,哄得李氏眉开眼笑的。喝了几杯酒。李氏看着和睦美满的一大家子,心里终是觉得欣慰了几分。闺女总算是熬出了头,过上了好日子。

冬天渐渐过去了,晚饭罢后,天色还没有黑透。屋里点了两盏像模像样的八角灯,照得屋子里昏黄一片,格外温馨。

李氏问周小米营生的事儿,有点迫不及待的意思。福利破解版永久

周小米便把自己的打算说了。

“我看二舅母手挺巧的,想着把作蜜饯的法子教给她几个,山里野果子多着呢,把它们做成蜜饯,果酒,都是不错的挣钱方法。只不过这活乏累人,姥姥不要怪我给你们找麻烦就好了……”

李氏一拍大腿,只道:“这有什么乏累人的,小米肯为姥姥出谋划策,姥姥高兴还来不及呢!”

林氏暗暗笑,同时也颇为心酸。娘年轻守寡,吃的苦比一般人多多了,她一个妇道人家,带着还未成年的长子上山采山货,砍柴,跟男人一样不要拿的打猎挣钱,养活大了他们兄妹几个……

做蜜饯子这样的活计在李氏看来,可不就是轻省的吗!

“行,晚一点我把这些方法整理一下,今年上秋果子下来的时候,姥姥可以少做一些试试,等卖好了,再多弄一些,免得白做工。”周小米心里隐约有了想法,可是现在离上秋还早呢,迟点再说也不晚。

“唉,中。”李氏一口应承下来。

天色黑下来后,周小米就回了自己的屋子,她想了想,干脆提笔写了几个做蜜饯的方子,想着让李氏带回去。她咬着毛笔头想了半天,方才想起林树沟子里都有什么野果,就提笔写了一个山楂糕,一个果丹皮,又写了一个海棠果,苹果果脯的方子,这才搁了笔。

先写这几个用着。

她把灯吹了,爬到炕上休息去了。

周大海自觉的去了客房睡,把媳妇让给了丈母娘。

一夜无话。

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后,李氏便张罗着回去,林氏留了半天,李氏都不为所动。她是个劳碌命,你让她把一大家子人扔下不闻不问,自己在女儿女婿这里享福?她哪里做得到!根本还是放心不下家里。

林氏无奈的看了周大海一眼,才应了。

周大海吩咐周平去套车,安排送老太太回去,一边命人把家里能吃的,能喝的又不太贵重的东西拼命往车上捡。周大海对李氏,一向是既尊敬,又感激。这么些年,他做了那么多错事,可是丈母娘从来没有跟自己说过重话,实际上,李氏拿他当儿子疼,比许氏这个亲娘都强。

李氏一见周大海又给自己装了那么多东西,连忙摆手,“这些东西你们留着吃用,别老给我拿。”

林氏只道:“都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,娘,你就别推辞了。”

周大海憨厚的笑,“娘,都是自家做的,不会值几个钱。”

几个孩子在边上也劝着。

李氏没办法,只好应了。

周小米把昨晚自己写的蜜饯方子拿出来,交给李氏道:“姥姥,这都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,你拿回去给两个舅母研究一下,要是可行,再试着做。”

李氏郑重的收好,伸手摸了周小米的小脸,只道:“姥姥谢谢你。”

周小米咧一个笑出来,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。如果周大海的身世真如他们料想的那样,那么李氏的担心就又要添一层了。

李氏上了车,周平挥起鞭子,马车欢快的在乡间的小路上奔跑起来。

林氏忧心的望着李氏远去的背影,直到再也看不到了,才转身回了屋。

周小米怕她伤感,干脆不理会手头的事儿,拉着她说话。

林氏哪里会不懂闺女的心思,她轻叹一声,只道:“我都明白着呢!离得又不远,等我生了肚子里这两个,想回去还不容易。”

“就是就是,娘你想开些,可别上火。”

林氏低头应了一句,“哪儿能啊!”她摸着还不算明显的肚子,突然诶呦一声!

周小米吓了一跳,以为她哪里不舒服了!才三个多月,胎刚坐稳,有什么变故也是有可能的。前世周小米到死时都是个没谈过恋爱的小白,哪里知道女人怀孕生孩子是怎么回事啊!所以她一下子就跳了起来,惊慌的道:“娘,你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?”(未完待续。)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