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日葵远程控制时桌面变了

她只能是……

抓起身边的暗器,朝舞台上的蠢喵扔去:“去吧,皮卡丘!”

小樋Σ(°△°

)︴!

因为,朔月扔过去的是……

蒙德·门罗。

“还好不是我。”小樋跳到一边去,拍着自己的小心脏,差点就被当做暗器扔了出去。

咚!

蒙德的脑袋撞到了辰旭的脑袋,两人同时晕了。(+_+)

“唔!”辰旭捂着脑袋,恍恍惚惚地沾了起来,看见脚底下有一只外国友人躺在自己裙子底下,而那视角……

“卧槽!死色狼!”辰旭捏着声音叫了起来,一脚踩到了蒙德的脸上,而且……还是性感的细脚高跟鞋……

“嗷呜!”蒙德阵亡。

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令脱衣舞被打断了,辰旭踩完蒙德,一抬头,就看到朔月踩着所有人的头顶,手里拿着一件大衣,朝自己飞快地跑了过来。

牛仔热裤萝莉妹子白T恤迷人街拍图片

“好一个凌波微步!”辰旭赞~\(≧▽≦)/~。

“凌波微步你个大鬼头啦!”朔月杀到舞台上,大衣一扑,卷到辰旭的身上,然后掐住辰旭的脖子:“臭猫,你找死啊,是不是?”

哎哟卧槽,像大衣一挥,盖到衣衫不整、瑟瑟发抖、受到猥琐男视jian的美女的身上,这种应该是霸道总裁的设定吧,为什么她一个人全做了?吼!

辰旭睁大眼,那眼神多无辜多纯洁啊:“放心放心,其实我有穿的。”

他拉开大衣给朔月看看胸,那法术做出来的胸器比真的还更真,朔月看到的时候就会想到……“下面没有变哟!”(=_=)

喵的,死人妖!

辰旭给她展示的胸器上贴着透明的乳贴……

乳贴……

贴………

朔月(=_=)。

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不算走光,但心中那股像是吃了shi一样的感觉是什么?你觉得她应该为辰旭一个大老爷们会用乳贴这玩意儿高兴吗?(=_=)

“下面也没有脱哦~!我随便扔出去的,反正大多数人看不清楚。”辰旭拉起朔月的手,往下摸去。(^v^)

朔月摸到了。

还挺完整的。

一根丁丁两颗蛋蛋。

“喵的,死变态!”朔月想也不想就狠狠一捏!(=_=)

“喵呜!(x﹏x)!”原本被柔荑轻抚应该是一种美的享受的,但胯下一疼,辰旭瞬间从天堂掉到了地狱!

朔月咬着牙嘀咕:“当初就应该送你去宠物医院——绝育的!”

辰旭终于知道自己这辈子最不应该惹的女人是谁了……喵呜!

~(x﹏x)~

“两位……内个,能不能不要踩在我的身上说话啊……”下面发出一声凄凉的呻吟。

两人低头一看……

朔月两只脚踩在某人身上。

辰旭一只细脚高跟鞋踩在某人脸上。

呜呼,哀哉。

(=_=)

“不好意思。”朔月从蒙德的身上跳了下来。

“还看什么看?老纸的裙底风光还没看够?”辰旭踩了踩,才把脚挪开。

蒙德凄惨地呻吟:“我什么都没看见啊……/(ㄒoㄒ)/~~”

“拉拉?台上那两个是拉拉?”台底下忽然有人大喊道,没想到这一喊,竟然让所有人都跟着吹起口哨来了,“哇哦哦~~拉拉啊!第一次见到两个拉拉啊~~一起啵一个,一起啵一个!”

朔月(=_=),这他喵的是怎么一回事?这些男人看到拉拉反而兴奋了起来呢?总感觉“拉拉”这两个字似乎刺激了男人们某些阴暗而又猥琐的地方……

“拉你妹!”朔月一跺脚,舞台塌了,酒吧震了,辰旭躲得及时,爬到钢管顶上当猴子了。

小樋站在远处的吧台上,总算明白了辰旭的钢管舞是怎么练出来的了。

兰姐像是见了鬼一样的尖叫:“我的舞台!”她从旁边跑出来,跑到坍塌的舞台下,愤怒地大叫:“朔月!你看你都做了什么了?你把我的舞台弄坏了!你怎么赔?我就知道,阿城介绍来的都不可能是什么省油的灯!”

朔月现在正气在头上呢,哪里顾得了那么多?想也不想就对兰姐说:“要赔偿多少钱,你到时候给我条短信,我从卡上划过去给你。”

兰姐生气地说:“你一个大学生,你赔得起吗?你以为今晚上你卖酒的钱赚的那些钱,够赔我一个舞台吗?”

“我不差钱,来这儿只是玩玩,现在本小姐不想玩了。向日葵远程控制时桌面变了”朔月哼了一声,从钢管上揪下某只妖孽猫,气呼呼地拎着他,就往外走。

人群威慑于朔月踩碎舞台的强大破坏力,自觉地分开两条道,让朔月和辰旭离开。

朔月将辰旭拖进了漆黑的小巷子里。

“马上换衣服。”朔月把人甩到墙上,抱着手臂,跺着脚,眼神里弥漫着杀气。

辰旭眨眼:“你不觉得我这样子很好看吗?”

“作死!”

“马上换。”辰旭一秒变怂,打一个响指,马上从拉丁舞蹈服变回了常服。

朔月怒:“给我变回男人!”

辰旭一点都不怕她,反而还笑嘻嘻地问道:“你喜欢我这样子,还是喜欢我男人的样子?”

“作死!”

辰旭立马打一个响指,乖乖地从长发性感女郎变回了一个24k纯帅哥。

下一秒,脖子就被朔月掐住,提起来,按在了墙上!

“雅蠛蝶!这个壁咚一点都不爽啦!杀猫是犯法,亲爱滴,饶命啊!”辰旭泪飙!

朔月死死地掐住他的脖子,低声怒吼道:“以后不准再变成女性,不准再男扮女装,不准再用乳贴ding字裤!不然我就马上送你去宠物医院!知道了没?”

“造了造了造了~女侠饶命~~”辰旭连忙求饶。

朔月见他吸取教训了,于是也就松了一口气,把人放了下来。

她闭上眼,叹了一口气。

他喵的,以后再也不想遇到这种糟心事了!

下一秒,一个180度角旋转,后背一痛,和辰旭的位置竟然反了过来,轮到她被按到了墙上,唇上一热,辰旭轻轻地咬了上来……

Tagged